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A股巨震一周年 牛散:十几年经验行不通

http://www.e23.cn2016-06-21上海证券报

    摘  要:把时针拨回一年前。去年夏天,A股巨震,千股跌停时有发生,市场狼藉一片……巨震带来伤痛,巨震也带来重生。一年之后,A股的生态恰如飓风过后,有的东西被摧毁,有的东西在重建。

  把时针拨回一年前。去年夏天,A股巨震,千股跌停时有发生,市场狼藉一片……

  巨震带来伤痛,巨震也带来重生。一年之后,A股的生态恰如飓风过后,有的东西被摧毁,有的东西在重建。

  变化中最明显的莫过于以游资群体为代表的“赚快钱”模式遭遇挑战,而正逐步进场的长线资金及其秉持的价值投资理念正逐渐形成示范效应。

  也许,一次巨震和一年的时间并不足以根本扭转A股市场一直以来的“陋习”,但我们也观察到,更多的市场参与者正回归“常识”,投资行为更趋理性。

  游资暴利模式遭挑战

  游资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一直活跃于A股市场,其涨停板打法在过去十多年间几乎达到了畅通无阻的程度,并成为诸多市场参与者竞相“学习”的对象。但自今年上半年以来,游资再通过旧有模式获取盈利变得困难重重,部分知名游资和牛散不得不退出市场,或者转变盈利模式。

  事实上,2016年上半年以来,很多过去在A股市场上“叱咤风云”的投资者基本赚不到钱。“我目前基本空仓,今年以来基本是处于买入即亏损,止损又上涨的恶性循环中,反复几次以后累积亏损较大,现在干脆休息。”曾经在2006和2014年大牛市中赚到足够多收益的深圳著名老一代牛散老黄(化名)表示,过去十几年积累的投资经验,在2016年的市场已经走不通。无独有偶,新生代江湖人称“赵老哥”的华东牛散,以及靠技术优势专打涨停板的新生代牛散代表“刚哥”,均告熄火。

  深圳某资深游资大佬总结认为,游资2000年以来所形成的操作模式均已被破掉,无论是打涨停板、事件驱动或是押注重组借壳等模式均已经不能形成跟风,依靠短线炒作获取盈利的困难大大提升。

  涨停板打法曾是游资的看家本领,所谓的涨停板打法就是通过大单买入,快速拉涨停的模式来吸引市场跟风,从而达到高位出货,赚取短线差价的目的。2012年初泽熙凶悍狙击重庆啤酒,便是涨停板敢死队的经典一役。重庆啤酒由于揭盲数据失败,股价连续遭遇9个跌停板,但泽熙投资却动用数亿元在此位置建仓,用连续拉涨停板的形式吸引跟风资金入场,重庆啤酒股价一个月涨幅超过60%,泽熙投资盈利丰厚全身而退。

  涨停板敢死队十多年来游刃于A股,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中更是登峰造极,仅当年前五个月中就有20只个股的股价上涨十倍,股价上涨速度之快令人瞠目,“妖股”的背后除了股民群体性的癫狂,还有游资的兴风作浪。2015年上半年的市场中,新生代游资的胃口已经不满足于操纵小盘股和小富即可,而是利用数亿资金染指大盘股,追求更丰厚的利润,诸如中国中车等大盘股上涨过程中均活跃着游资推手。

  尽管短线资金为A股带来流动性,为市场注入了活力,但也伤害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损伤了A股市场投资文化。重庆啤酒自泽熙撤出之后,再度迎来漫漫熊途,跟风投资者受伤严重,中国中车等概念股大涨之后,也留下一地鸡毛。过去若干年来,涨停板“敢死队”模式带来妖股横行,也使得赚“快钱”在A股投资中风行,投资者不安于守候,不屑于基本面分析,劣币驱逐良币,资本市场难以有效配置资源。

  妖股落幕的背后

  2015年夏天巨震过后的股市疲弱并不是游资落幕的必然原因,游资这一群体正是发轫于2000年的漫漫熊市中,游资并不惧怕熊市,涨停板模式在过去多年的熊市中依然有效,泽熙抄底重庆啤酒正是发生在2012年的下跌途中。

  监管环境的变化是游资退场的更重要原因。2015年11月,私募大佬徐翔被抓就让游资群体看到了利用资金优势操纵市场的风险。“徐翔被抓,即使不意味着游资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市场风格或将发生重大转化。”深圳部分以短线为主的资深投资者感叹:“以内幕和资金优势来影响股价的风险太大了,大数据无处不在,需要思考下一步应该何去何从了。”

  “前期形成的以资金优势来赚钱的做法已经行不通。”牛散老黄坦言,二级市场投资监管的常态化和精细化,让“涨停板”敢死队这样的赚钱模式难以为继,短线资金一旦稍有强拉股价的异动,就会引来监管关注,如果一意孤行置之不闻,则面临着账户被查封和后续更严厉的处罚。

  监管部门对借壳上市行为监管的全面趋严,使得不顾忌基本面押宝并购重组等炒作风险大增。自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创业板无疑走出了一个明显的牛市形态,在市场疯狂阶段,部分公司改个名称或者并购一个热门行业资产,该公司股价动辄大涨甚至翻倍。但监管部门目前对高溢价并购项目态度谨慎,6月7日暴风科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案被监管部门否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证监会6月17日就修订《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次修订从认定标准、监管配套、中介机构责任等多方面对“借壳上市”提出了十分严格的监管要求。

网络编辑:颜甲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