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欣泰电气神秘牛散7年赚3亿 股东、高管成功逃离雷区

http://www.e23.cn2016-07-14北京青年报

    摘  要:因涉嫌欺诈发行而被强制退市的欣泰电气,以连续两个跌停开启股价暴跌模式。在市场猜测*欣泰到底会有多少个跌停之前,曾经的第二大股东、超级牛散王世忱隐秘、曲折的资本游戏更令人着迷。

  因涉嫌欺诈发行而被强制退市的欣泰电气,以连续两个跌停开启股价暴跌模式。在市场猜测*欣泰到底会有多少个跌停之前,曾经的第二大股东、超级牛散王世忱隐秘、曲折的资本游戏更令人着迷。

  缘起

  王世忱成为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王世忱于2008年8月从欣泰电气大股东辽宁欣泰手中受让1500万股股份,成本为2元/股。

  在2011年3月14日,丹东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刊登首发招股说明书,王世忱持有公司股份1500万股,占发行前股本总额的21.4286%,为第二大股东。作为一名纯粹的财务投资者,王世忱的持股比例之高在A股公司中极为少见。

  据招股书披露,王世忱1963年出生,工程师,非国家公务员,住址为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215号,未在本公司任职。王世忱现任沈阳蓬辉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营业范围为金属材料、建筑材料、装饰材料、机械电子设备、汽车配件、日用百货批发、零售;经济信息咨询服务;房屋租赁。

  2014年1月6日《欣泰电气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意向书》显示,王世忱持有公司股份446.7780万股,占发行前公司股本总额的6.3825%,是公司第六大股东。同时,王世忱是刘桂文以外的最大自然人股东(刘桂文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温德乙的配偶),也是除刘桂文之外、前十大自然人股东中唯一没有在公司担任职务的人。在招股书中,沈阳蓬辉实业有限公司被列为欣泰电气的关联方。

  发展

  三个月引入四家强力外援

  2011年3月18日欣泰电气首次IPO上会被否,2011年7月-9月间王世忱向多家机构转让其所持欣泰电气的股份。经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王世忱从第二大股东退居到了第六大股东,但是通过他,欣泰电气的股东圈具有了相当的实力。

  据欣泰电气2014版招股书介绍,2011年7月,国泰土地整理集团有限公司受让100万股股份,受让价格为11.78元/股,受让股份占发行前公司股本总额的1.4286%;2011年7月,青岛安芙兰高新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受让153.222万股股份,受让价格为11.78元/股;2011年8月,在创业板上市的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受让300万股股份,受让价格为12.18 元/股,受让股份占发行前公司股本总额的4.2857%;2011年9月,北京润佳华商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受让500万股股份,受让价格为12.18 元/股,受让股份占发行前公司股本总额的7.1429%。

  至此,欣泰电气在三个月内通过王世忱引进了四家机构投资者。经过多次股权转让,王世忱已从欣泰电气收获约5倍回报,成功套现超过1.2亿元。

  高潮

  高位套现超过2亿元

  2014年1月27日欣泰电气挂牌上市之后,王世忱的持股量剩下446.78万股,占总股本的5.21%,锁定期为1年。

  在2014年1月6日的招股书中欣泰电气表示,本次公开发行前,因发行人系一家在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业内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公司,在细分市场具有较强竞争实力,辽宁欣泰、刘桂文、辽宁曙光、世欣荣和、润佳华商、王世忱、陈柏超等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对发行人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因此拟长期持有发行人股份。但事实上,王世忱在2015年二季度全部清空或最少抛售了406万股。

  2015年4月28日欣泰电气公告称,自然人股东王世忱计划于5月5日至5月8日通过二级市场竞价或者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不超过25万股,即不超过总股本的0.29%。到2015年半年报时,王世忱已从股东榜单上消失——半年报显示,欣泰电气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为40万股,这就是说,王世忱如果仍持有欣泰电气股份,持股量不足40万股。

  相当玄妙的是,王世忱减持期间,正是欣泰电气“10股送4股转6股派1.1元”的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实施之际,公司股价触及新高。按照股价区间推算,王世忱抛售股票获利很可能超过2亿元。整体计算,在不计分红收入的情况下,王世忱在欣泰电气的投资回报超过10倍。

  另据了解,王世忱潜伏的另一家创业板公司溢多利,也在2011年度首次IPO被否,二度闯关成功后,在欣泰电气挂牌的次日上市。王世忱目前持有溢多利684.4万股,占总股本的5.7%,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所持股票市值约4.5亿元,而其初始投资成本仅1000万元。王世忱在二级市场上也颇为活跃,截至今年一季度,他还现身于康达尔、正业科技、海虹控股的股东榜单中。

  结局

  股东、高管成功逃离雷区

  王世忱高位套现产生了重要影响。上市仅一年,世欣荣和、润佳华商等大股东不再坚持此前承诺的长期持有股份,开始密集套现。润佳华商率先进行了清仓式减持,而在欣泰电气接受监管层调查时,新松机器人和国泰土地整理集团等机构也在盈利后开始撤退。

  2015年5月8日,欣泰电气公告称,接到公司股东北京润佳华商投资基金《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减持时间为5月14日至6月5日,减持数量不超过50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83%,减持方式为二级市场竞价或者大宗交易。2015年5月15日,欣泰电气公告称,接到股东北京润佳华商投资基金《股份减持告知函》,润佳华商5月14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减持价格43.21元,成功套现5185万元。

  2015年5月27日,欣泰电气公告称,接到公司股东世欣荣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减持时间为6月3日至6月24日,减持数量计划不超过150万股(除权后减持的股份数量为不超过30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75%,减持方式为二级市场竞价或者大宗交易。2015年6月5日,欣泰电气公告称,接到公司股东世欣荣和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减持告知函》,世欣荣和于6月3日至6月5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竞价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71.5954万股,减持均价28.89元。据了解,此次减持成功套现近5000万元。

  高管减持则发生在今年:2月4日欣泰电气财务总监刘明胜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以10.91元/股的价格大宗交易减持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4.68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25%,减持比例0.144%。当日,刘明毅以10.91元/股通过大宗交易接手24.68万股。刘明毅所接手股权,极有可能就是刘明胜所减持股份,公开信息显示,两人关系为“兄弟姐妹”。3月22日,刘明毅以成交均价15.16元/股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所持股份24.68万股,在二级市场完成套现374万元。

  4月29日,董事兼总经理孙文东、公司监事范永喜分别减持20.89万股和49.36万股,分别套现334万元和790万元。减持股份均分别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25%。

  6月1日,欣泰电气公告称,公司涉嫌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规违法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有分析师表示,上述高管减持套现的时间点,刚好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出结论的时候,其减持举动更值得玩味。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相关新闻

  *欣泰昨日成交3821万元

  本报讯(记者 齐雁冰)经过半日的停牌,*欣泰昨天依旧跌停,股价报收于11.79元,成交金额3821万元。自7月12日复牌,两日来*欣泰共计成交6.3万手,成交金额7829万元,换手率6.98%,进场博傻资金为数不少。作为首家因欺诈发行被退市的上市公司,根据相关规则,*欣泰退市后将无法再恢复上市。而在复牌之后买入的投资者也无资格获取保荐机构先行赔付。

  昨天深交所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南京证券北京东三环南路证券营业部以337.67万元的买入额,成为买入最高的营业部,占总成交比例8.84%。卖出榜单上,机构专用席位则以837.68万元的卖出金额,夺得最高卖出营业部第一位置。

  *欣泰大股东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

  本报讯(记者 齐雁冰)*欣泰昨晚发布公告,披露其大股东所持公司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

  公告表示,公司昨天收到控股股东辽宁欣泰的通知,辽宁欣泰近日收到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因与辽宁曙光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被要求冻结其银行存款9000万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导致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4766.49万股股份被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期限自2016年7月12日起至2019年7月11日。上述股权占*欣泰总股本的27.78%,占辽宁欣泰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其中无限售流通股205.59万股,首发前机构类限售股4560.90万股。

  深交所误设*欣泰停牌结束时间

  本报讯(记者 齐雁冰)*欣泰原定昨日上午停牌半天、下午复牌,但上午11:30该股票产生了64.15万股成交。深交所昨天发布公告称,此为*欣泰停牌结束时间被误设所致,深交所对此致歉并称成交结果有效。

  根据深交所公告,*欣泰停牌结束时间本应设置为13:00,而深交所设置为11:30,系统于11:30进行了复牌集合竞价。深交所方面称,根据相关规定,11:30至13:00为非接受申报时间,交易系统不接受任何申报,包括撤销申报。因此,11:30的成交结果与13:00复牌的成交结果一致,成交有效。对已成交的及参与申报的投资者权益不造成影响。

网络编辑:金丽娜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