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乳业双雄突变:蒙牛换帅 伊利遭举牌

http://www.e23.cn2016-09-26国际金融报

    摘  要:在业界看来,与房地产、金融行业不同,中国乳业属于专业性很强、产业链很长的行业,拿蒙牛来说,不是单靠空降职业经理人就能顺利接手经营的。同样,即使阳光保险或其他资本高比例控股伊利,也仍然需要伊利团队的合作。

乳业双雄突变:蒙牛换帅 伊利遭举牌

  资料图片

  在业界看来,与房地产、金融行业不同,中国乳业属于专业性很强、产业链很长的行业,拿蒙牛来说,不是单靠空降职业经理人就能顺利接手经营的。同样,即使阳光保险或其他资本高比例控股伊利,也仍然需要伊利团队的合作。

  这个中秋,中国乳业迎来了一场大地震。

  作为中国乳业“双雄”,伊利和蒙牛这对“兄弟”近日遭遇史无前例的挑战。先是中秋之夜,蒙牛宣布换帅;而后伊利遭遇险资突袭。

  9月18日,伊利股份发布公告称,9月14日,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交易系统增持5667900股。本次权益变动后,阳光产险和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伊利股份总股本的5%,由此触发举牌。此消息引发市场轩然大波。

  9月22日,中国奶业协会和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均发声:“龙头乳企不应成为资本运作的工具,险资也不应成为影响中国乳业稳定的不利因素。”

  牛根生十年后再现身

  9月15日中秋夜,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蒙牛乳业发布公告称,孙伊萍因个人职业发展需要辞职,经中粮集团推荐、董事会一致通过,自即日起任命雅士利总裁卢敏放出任蒙牛乳业总裁一职。

  然而,在9月19日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蒙牛董事长马建平直言,蒙牛换帅与该公司近些年的业绩表现欠佳不无关联。

  根据会议纪要,马建平表示,孙伊萍到蒙牛后改善质量管理,深化国际合作,并购扩张,为蒙牛做出巨大贡献,他代表董事会对其表示感谢。

  不过,马建平同时表示,蒙牛在发展中也存在问题。“2011年时与同行不相上下,到2016年中期,无论在市值、收入、利润等方面都与对手有较大差距,从中粮看是不满意的。现在从蒙牛发展来看,调整管理层也是必需的”。

  根据8月25日蒙牛公布的2016年中报业绩,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2.6亿元,同比增长6.6%;净利润10.77亿元,同比下滑19.5%。相比之下,竞争对手伊利今年上半年的营收达到299.25亿元,净利润为32.11亿元。而在2011年时,伊利的全年营收为374.51亿元,净利润为18.09亿元。蒙牛当时与伊利的规模相当,2011年全年营收为373.88亿元,净利润为15.89亿元。

  尽管对于换帅,蒙牛给出了官方说法,但还是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关注的焦点在于孙伊萍所代表的蒙牛第一大股东——中粮集团。

  4年前,孙伊萍受时任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钦点”,接替杨文俊出任蒙牛总裁。有乳业人士猜测,蒙牛的换帅和中粮集团换帅有一定关系。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中粮之所以换将,一来是中粮作为国有资本运营平台试点,需要尽快让蒙牛恢复自我良性发展的轨道,从而为下一阶段中粮逐渐撤出蒙牛日常经营做准备;二来孙伊萍是宁高宁委任,宁高宁离开后,孙伊萍或许感觉在中粮内部得到的支持减弱,从而选择追随宁高宁。

  由于蒙牛的外资股东法国达能及丹麦阿拉目前的持股比例合计达到14.9%,与中粮的16.74%相差不大。有人认为,卢敏放接手后,蒙牛“中粮系”将被“达能系”代替。据悉,卢敏放曾担任达能早期生命营养品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裁一职,在达能集团工作超过10年。

  沈萌直言,简单认为中粮放弃蒙牛,达能接手是片面的,因为乳业是食品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础产业,蒙牛、雅士利、现代牧业这个体系所占的市场地位也决定了中粮不会、不能也不敢放弃。

  沈萌认为,达能曾几次试图拓展中国市场,都以失败告终,若中粮都不能更好经营蒙牛,达能更不会去接这个烫手山芋,外资收购的大多是行业龙头或处于上升阶段的优质企业,而不会接手一个份额萎缩、业绩下滑的问题企业。在沈萌看来,卢敏放作为蒙牛内部人,接手经营是动荡最小,了解问题最清的。

  而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卢敏放接手蒙牛后,会继续深化推动蒙牛国际化发展,使其管理上更加开放和国际化。

  值得注意的是,离开公众视野近10年的蒙牛乳业创始人牛根生出现在蒙牛战略及发展委员会名单中。

  按照蒙牛的说法,此次之所以委任牛根生为蒙牛战略委员会委员,主要是因为牛根生非常了解蒙牛的发展,对行业也非常熟悉,可以充分整合各方的力量,确保蒙牛制定出更好的发展战略。

  而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蒙牛请出牛根生主要是稳定军心。“蒙牛新任总裁卢敏放上任伊始可谓是大局不稳,此次请出蒙牛创始人牛根生是为了帮助其稳定住蒙牛的局面”。

  阳光“温柔”举牌吓到伊利

  与此同时,中国乳业另一大巨头伊利也突遭变故,被险资举牌。

  不过,在独立财经撰稿人皮海洲看来,阳光保险此次举牌伊利并不令人意外。事实上,早在去年底,阳光保险就已经成为伊利新进大股东了。伊利股份去年年报显示,阳光保险成为新进大股东,持股1.09亿,占总股本的1.83%,位列伊利股份的第五大股东。

  而阳光保险目前已举牌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凤竹纺织5%、京投发展5.35%、胜利股份5.56%、福寿园7.22%、中青旅7.46%、承德露露8.43%等,因此,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似乎是早晚的事情。

  皮海洲表示,与姚振华的宝能系对万科的疯狂举牌相比,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可谓体现出了足够的温柔。该公司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明确表示,“支持伊利股份现有股权结构,不主动谋求成为伊利股份第一大股东。”同时声称,“在未来12个月内不再增持伊利股份”,并明确称本次增持的目的是“出于对伊利股份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所进行的财务投资”。

  但这份温柔并未让伊利感到安心。在9月18日发布阳光保险的举牌公告之后,9月19日早间,伊利又紧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声称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或非公开发行股票,鉴于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经公司申请,本公司股票自2016年9月19日开市起紧急停牌,连续停牌不超过10个交易日。

  伊利还承诺,公司将尽快确定是否进行上述重大事项,并于股票停牌之日起的5个工作日内公告事项进展情况,10个交易日内明确该事项及停复牌事宜。

  对此,舆论方面表示,伊利股份紧急停牌是为了寻找“金主”支持,以避免恶意收购风险。

  宋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下,中国食品健康产业空间很大,尤其是乳制品消费,在这样的预期下,就给中国资本甚至是外资留下遐想空间。而伊利和蒙牛在行业内占据绝对优势,其品类丰富,市场份额也最大,最容易被资本惦记。

  “伊利当前需要的不是一个资本运作方案或是同盟者,而是让二级市场的股票价格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其内在价值。”沈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其价格等于或高于其价值,也就不会有所谓的“野蛮人”去攻击,因为无利可图。否则,任何方案或同盟者都只是摊薄利益,对股东并没有太多吸引力。

  “现在担心的是,阳光保险背后是否有海外资本的身影,如果这些资本对‘寡头’乳企参股或控股,并形成掌控后,对中国乳业来说不是好事。”宋亮说,而且伊利股权比较分散,一旦引起海外资本的注意后大举入侵,将很麻烦。因此,阳光保险的“承诺”,很难让伊利放心。

  业界甚至认为,一旦阳光保险掌控全局,就有资格要求更换董事长,给潘刚的领导地位带来威胁。

  显然,目前摆在伊利面前的反收购招数不多,宋亮建议,伊利现在可联合政府整合中小股东,并通过定增收购提高股权占比,以及股权激励等行为,获得更多话语权。

  在业界看来,与房地产、金融行业不同,中国乳业属于专业性很强、产业链很长的行业,拿蒙牛来说,不是单靠空降职业经理人就能顺利接手经营的。同样,即使阳光保险或其他资本高比例控股伊利,也仍然需要伊利团队的合作。

  根据草原法则,只有跑得更快才能生存。伊利和蒙牛这两大乳业巨头的较量仍将继续。

网络编辑:马恬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