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高收入人群”怎么定? 印度:个税缴纳只与1%人有关

http://www.e23.cn2016-11-02环球时报

    摘  要:“年收入12万元以上属高收入人群,要加税!”上周,这则消息几乎在一夜之间引爆国内舆论。一时间,诸如“这个数目在北上广深只能吃土”的评论在社交媒体满天飞,众多网民抱怨“被高收入”。虽然该说法很快被辟谣,但相关讨论的热度仍未消退。

  “年收入12万元以上属高收入人群,要加税!”上周,这则消息几乎在一夜之间引爆国内舆论。一时间,诸如“这个数目在北上广深只能吃土”的评论在社交媒体满天飞,众多网民抱怨“被高收入”。虽然该说法很快被辟谣,但相关讨论的热度仍未消退。有分析称,在媒体和网民纷纷就“高收入标准该如何界定”算账的背后,真正推动舆情发展、触动民众神经的是“加税”,或者说是个税改革。在如今的物价水平下,现行的个税制度与居民生活水平还匹配吗?社会收入如何分配才能更加公平?这恐怕是公众关注的核心所在。放眼其他国家,关乎每个人钱包的个税制度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都扮演重要角色。机制是否完善,执行是否到位,对个人生活的影响有多大……这些话题个个敏感,但个个无法避开。

  日本:“国税厅的人比警察和法官还厉害”

  日本从1887年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在世界范围内是比较早开征个税的国家。目前,日本个税收入约占总税收的1/3,是该国第一大税种。作为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日本的个税制度在调节民众实际收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相关法规中,日本没有专门针对“高收入人群”的定义。其个税制采用累进税率。年收入195万日元以内(15日元约合1元人民币)的部分,税率是5%。195万至330万、330万至695万、695万至900万、900万至1800万、1800万至4000万日元部分的税率,分别是10%、20%、23%、33%和40%。4000万日元以上的部分为45%。

  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个人缴税收入”是实际收入扣除“控除”部分。“控除”包括抚养家庭、医疗、生命保险、社保、捐款等开支,地震、火灾、被盗等造成的损失也在扣除范围内。

  日本对于“缴税收入”的划定,被认为能客观反映民众收入的实际情况,因此得到社会广泛认可。

  不过完善税制只是一方面,日本把“谁来收”“如何征收”放在更重要的位置。日本国税厅可谓政府机构中的“战斗机”,工作人员从各个部门的精英中选拔,公务员将进入国税部门视为最高荣耀。在民众心目中,国税厅人员的地位也高于一般公务员。有看过日剧《半泽直树》的网民曾感叹说,“国税厅的工作人员比警察和法官还厉害”。

  不同于俄罗斯、意大利等国在警察队伍中专设一支力量打击税收犯罪,日本将税收犯罪的刑事侦查权交由国税厅行使。也就是说,该部门公务员可行使刑事调查职能,可以预审案件,权力之大不言而喻。

  当然,税务公务员的权威并不仅靠权力获得,还有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环球时报》记者一个朋友在东京开酒廊,曾有国税官员这样告诉他如何掌握酒廊的实际收入:在寒冬时节,一群出身东京大学等名校的税务人员每天晚上在门口数进出酒廊的人数,然后再去后巷的厨余垃圾存放处清点酒类品牌与瓶数,这样一做就是3个月。

  在“如何收”方面,日本税制也有比较细致的设计。企业的经济往来被要求进行有据可查的银行转账,员工的薪资也必须通过银行转账发放。为进一步加强监管,日本于2015年推出了“个人号码制度”。个人与企业的任何一笔收入和金钱往来,都需要登记在“个人号码”下。如果不严格执行,将会以“偷税漏税”被处以刑事处罚。

  日本对偷税者的处罚在多年发展中越来越严苛。1947年4月,日本国会立法规定的有期徒刑是1年以下,同年11月将最高刑期改为3年,1981年的税制改革提高到5年。值得注意的是,一旦被税务部门起诉,定罪率接近100%,近5年来,法院判决无罪的案件只有一起。

  对于日本的税收问题,九州大学一名教授对《环球时报》说出这样的观点:“税收政策固然重要。某些不良政客为了背后的利益集团劫贫济富,出台的政策让人反感和恶心。不过,税收政策公平与否摆在面上,日本民众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表达意见。但如果是在同样的政策下,由于监管不到位、工作不负责,有人交,有人少交甚至不交,这才损害了社会公平这个核心原则,比不恰当的税收政策恶劣得多!”

  德国:“一年的收入,七个月的上缴”

  “今天开始为自己工作!”德国《世界报》今年7月12日的一篇文章曾以这样的标题感慨德国的高税收:以目前的税率算,可以说德国人今年赚的钱中,7月12日以前的每一分钱都给国家缴税了,之后才开始真正为自己赚钱。

  经合组织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单身工作者2015年的收入里,49.4%用于缴税和社会保险,在经合组织34个成员里排名第三,前两位是比利时(55.3%)和奥地利(49.5%)。34个成员的平均税费比例是35.9%。去年,德国全职雇员平均年收入为4.7万欧元。

  家住柏林的汽车工程师罗兰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要缴纳十多种税收。其中最主要的是个人所得税:一是工资税,二是资本收益税,即对个人获得的公司红利、存款及带息证券利息等的课税。

  罗兰德说,德国人不爱玩金融,除了有性格保守的原因,与资本收益税高也有关系,这项税率高达35%。

  德国的个人所得税征收对象是,年收入超过8652欧元的单身工作者,已婚家庭是超过17304欧元。如果毛收入是6万欧元,拿到手在4万左右。德国联邦劳工局将年收入6万欧元以上的群体划入高收入阶层,这部分人约占德国在职员工的1/10。

  “德国各级政府一共征收的税项加起来有38项之多”,德国柏林税务专家穆斯勒尔对记者表示,主要税种是所得税和增值税,占德国税收总量的30%和40%。

  德国联邦纳税人协会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报告称,德国人每一个欧元中只有47.1欧分进入自己的口袋,其余的52.9欧分贡献给了国家税收和社会保险。调查显示,86%的受访者认为现今总体税收过高。税收约占德国GDP的30%。

  “德国人的全民运动——偷税漏税”,德国媒体曾这样感叹。由于税收过高,许多德国人将钱转移到瑞士等国家,尤其是富人。2014年,时任德国拜仁足球俱乐部主席赫内斯被控利用瑞士银行账户逃税,少缴纳300万欧元税款。此事在当时引发德国公众的激烈议论。另外,前德国邮政董事主席祖明克、网球明星贝克尔等都被曝光过偷税,后补缴税款。

  税务专家穆斯勒尔表示,德国10%的收入最高层,在全国各项税费上的开支最多,承担90%的税费。

  “未来全球税收的总体趋势是,发达国家要减税,发展中国家增税。”穆斯勒尔认为,现在发达国家的各种税收加社会保险已在50%左右,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比例仍在30%左右。发达国家正在进行福利改革,减轻民众负担,但福利也减少了。而发展中国家要增加福利,民众的税收和社会保险会相应增加。

  印度:个税缴纳只与约1%的人有关

  每年四五月,《环球时报》记者租住的新德里某小区门廊内都会被贴上“征缴个人所得税”的宣传单,这类告示大多只会存在三五天,而且基本上淹没在其他租房、瑜伽班或是物业提醒等广告信息里。

  不过,印度在个税缴纳宣传上的不讲究,并不完全等同于在落实上的不靠谱,至少很多印度人都曾质疑记者:“你竟然没有税卡?”

  每个在城里有正经工作的印度人都应该有张叫“个人永久账户号”的税卡。这张卡类似居民身份证,跟随纳税人一生,上面记载了每一项收支情况,包括饭店消费、医疗记录以及信用状况等。

  从另一层面来说,拥有税卡也是种身份的象征——它表明你已经进入印度2%的相对有钱人阶层。根据印度2016年的税制,个税起征点是年收入25万卢比(10卢比约合1元人民币)。25万卢比至50万卢比部分的个税税率为10%,50万卢比至100万卢比部分为20%,大于100万卢比的按30%征收个税。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个税起征点和税率浮动范围会根据年度政府预算略有变化。另外,老人、妇女及特别偏远及艰苦地区人士的个税起征点有不同程度上浮,目的是保护弱势群体。与之相对应的是,年收入大于100万卢比的纳税人需另外缴纳个税额10%的附加税。

  此外,印度的个税缴纳与存款挂钩。如果纳税人将收入的一部分定期存入指定银行,每年有最多10万卢比可不被纳入缴税范围。

  综合上述因素,印度普通纳税人的个税起征点相当于两三千元人民币/月的薪资,这对于世界银行2014年公布的月均收入不到1000元的印度民众来说,已是相当高的起征水平。印度普通大学毕业生目前的薪资水平在每月2000元人民币左右,一般政府公务人员的月工资不超过3000元人民币。

  总体而言,个税缴纳在印度属于少数人的事。全印目前有约2/3的人口生活在农村,他们无需缴纳个税。而城市中有超过90%的就业岗位并非隶属于有组织的部门,也就是说这些雇员大多工资低且以现金形式收到薪水。按照印度2013财年的数据,印度只有1250万人缴纳了个税,另有约同样数量的人申报了税单,但并没有被列入纳税范围。也就是说,该年度涉及个税缴纳问题的人只有全印度人口的1%。

  小企业家是印度城市居民中的主力人群之一,他们是印度中产阶级的典型代表,也是印度国民经济中最活跃的部分。这些所谓的个体户,小到只有间门面房卖些烟酒糖茶,大到跨国间货柜贸易,收入差距不小。但总体上都属于个税征缴范围内,怎样让他们依法缴税成为印度税务部门的主要工作。

  记者在印度购物或消费时总能遇到“不开发票少算钱”的情况,这其实是印度商户逃税的方式之一。印度税务部门对此的应对之法是在消费环节查堵,即调查该商户负责人的支出状况。如果支出与收入严重不符,则会加收惩罚性税款。印度新闻中不时出现名人或明星偷漏税被罚的案例,其中不乏税务人员直接在这些人住所里发现大量现金及珠宝。

  据2015年统计,个税缴纳额不足印度GDP的2.4%,总税收目前的GDP占比只为11%左右,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差距巨大。印度财长认为合理区间是20%至30%。

  个税缴纳额低从侧面解释了为何印度政府长期以来负债率高,公共支出不足。也有人认为,这说明印度政府长期以来坚持藏富于民、扶植中产的政策。印度舆论界长期争议的是如何落实对巨富阶层严格征税、对这些人的监管是否到位,涉及的主要是国税体系的公正性及有效性。

  美国:个税改革,总统大选前最热

  美国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原则是,“挣钱就须缴税”。该国个税制度始于1861年。当时规定,年收入超过800美元的美国人缴纳3%的税费。

  目前,个税缴纳方式主要是4种:夫妻联合报税、夫妻分别报税、以家庭户主形式报税和单身个人报税。

  以单身群体2016年的税率为例, 9275美元以下部分是10%,9275至37650美元的部分是15%,依次往上推,最高税率是超过41.5万的部分,为39.6%。美国官方目前没有对高收入群体严格定义的说法。

  在美国,税制改革难免成为政治工具。利用增税或减税争取民意,几乎是美国两党政治的常态。比如共和党2000年执政后,小布什政府先后在2001年和2003年两次减税。2012年总统大选临近之际,当时争取连任的奥巴马积极推动薪资税减税政策,此举被认为是有意拉拢美国广大的工薪阶层。

  今年大选也不例外。美国《西雅图时报》报道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提出,将收入500万美元以上的群体的个税最高税率从39.6%提高到43.6%。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提出,将目前的7个税率减少至3个,税率分别是12%、25%和33%。据分析,这样可将中等收入人群的税后收入提高1.8%。

  总的来看,希拉里增加富人税收,这可能会获得中低收入选民的支持。而特朗普整体降低个人所得税,能吸引的选民范围看上去更广,不过会减少联邦政府的收入。他们税收政策里的争取选票意味不言而喻。

网络编辑:高原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