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光圈直播倒闭 直播业“小鲜肉”或遭老司机碾压

http://www.e23.cn2017-04-06中国经济网

  刚刚过完“元年”的直播行业,马上就迎来了“小年”。对于大多数诞生仅一两年时间的直播平台而言,能否顺利挨过这个小年,还是一个问号?而光圈直播的“无钱而终”则无疑加大了这个问号。

  日前,曾经估值达5亿元的光圈直播被曝已经关门,还留下了数百万元的欠薪。为此,记者尝试登陆光圈直播APP,已经无法登陆。而就在去年3月,光圈直播还在一场活动中,拉来冯仑、陈鲁豫、宋柯等众多名人助阵。

  除了稍具名气的光圈直播外,更多直播平台的谢幕几乎乏人问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爱闹直播、趣直播、美瓜直播等数十家直播平台销声匿迹。

  “小鲜肉”或不敌“老司机”

  在业界看来,新兴的直播APP很难获得用户的黏性,仅凭一两次营销活动,很难把用户留住,而持续不断的营销,又需要靠“烧钱”来支撑。相比之下,直播行业的“老司机”们,早已进入到无需烧钱的良性循环,而且正在坐享“小鲜肉”们烧钱炒热市场的红利。

  以直播行业的三家上市公司为例,欢聚时代、陌陌、天鸽互动2016年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1亿元、10.78亿元、2.36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4亿元、3.4亿元、8153万元。“在直播行业,年营收10亿元算是一个槛,目前只有这三家上市公司达到了。那些达不到这个槛的直播平台,随之面临着被淘汰出局的风险”,有分析人士指出。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直播平台超过300家,基本形成了两大类别:一是以欢聚时代、天鸽互动等为代表的综合类秀场,包括后来崛起的映客、花椒、一直播等。二是各个垂直细分领域的直播平台,如以斗鱼、虎牙、熊猫、战旗、龙珠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章鱼为代表的体育直播,以淘宝、天猫为代表的电商直播、以知牛为代表的财经直播等。

  分析人士指出,无论是综合的秀场类直播平台,还是垂直细分的直播平台,现有的大部分玩家最终都会被边缘化。综合类、主打娱乐的获取新用户还比较容易,红利期相对较长。比如从PC时代就开始从事直播的天鸽互动、欢聚时代等沉淀较深,有足够的经验、耐心和资金来打。而垂直类的直播平台,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遭遇增长瓶颈,一旦老玩家流失,新玩家缺席,缺乏新内容支撑,就会面临断崖式危机,尤其是体育直播、财经直播等,虽然看上去很热闹,但相对小众,付费率也低,用户的新鲜劲很容易消失。

  即便是目前玩家最多的游戏类直播,前景也是危机重重。相关数据显示,游戏直播的用户参与度不及秀场直播,付费率只有秀场直播的1/3,ARPU值也只有秀场直播的1/3,整体收入就只有1/9-1/10。此外,鉴于游戏对画质和流畅性的要求,其带宽成本远高于秀场直播,外加游戏直播对主播个人魅力的依赖,签约费居高不下。这些使得游戏直播的前景不容乐观。

  即便是前景相对看好的秀场直播,其市场空间也看到了天花板。“秀场直播不是金矿,顶多是个铜矿,市场规模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也容不下太多的玩家。预计到2020年,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600亿元,相较于千亿万亿的游戏、电商市场而言体量太小,远不是互联网的风口”,天鸽互动CEO傅政军接受采访时指出。

  在市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压缩成本的重要性越发凸显。“相比于其它平台,我们更重视草根主播。我们在三四线城市招主播,3个小时给100元都挤破头,而在一线城市,3个小时给200元都没什么人应聘,至少要400元-500元”,傅政军表示,“新兴的直播平台,为了融资上市,更多的是强调用户数的增长,不太注重利润率,而我们作为上市公司,主要关注回报率”。

  政策之手加速行业洗牌

  对于光圈直播这类新兴中小直播平台而言,除了资本的“掣肘”之外,接连的政策之手也使其步履维艰。

  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多个规定相继实施。今年年初,多个监管部门的联合检查组,封禁违规主播账号3万多个,关闭直播间将近9万间,还有一些小型直播平台被清退。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现有的直播平台而言,未来的政策成本也不容忽视,“进门”需要成本,运营时持续符合监管要求也需要成本。比如,新规要求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而拥有这一“视听证”的寥寥无几,中小直播平台要么走流程申请,要么通过收购方式购买,但这个牌照的市场价起步就是2000万元。

  此外,要想在日常运营中随时符合政策的监管也需要大量成本,对于中小直播平台而言,技术和资金成本也不是小数目。

  相比之下,欢聚时代、天鸽互动等由于入行较早,其在监管的技术投入已经被大大摊薄。以天鸽互动为例,早在PC直播时代,其就研发出一套7*24小时的监控系统,大大减少了人工监管的成本。

  “营销成本、带宽成本、主播成本(内容成本)、政策成本、监控成本等都在持续增加,对于大量中小直播平台而言,如果2017年不能获得后续融资的话,极有可能成为‘炮灰’。而他们通过此前大量烧钱培育的市场和用户,则将被‘老司机’们分食。不出意外的话,今年欢聚时代、陌陌、天鸽互动等在直播领域的营收将再创新高”,上述分析人士预计。

网络编辑:高原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